朵嘉浓的护肤品怎么样?朵嘉浓可以修复好敏感肌吗谁用过

您有任何关于肌肤或者朵嘉浓的问题,都可以添加微信:1685978 (←长按复制),免费获取针对性护肤建议

朵嘉浓的护肤品怎么样?朵嘉浓可以修复好敏感肌吗谁用过

在第15届中国美妆年度大奖中,朵嘉浓以惊人优势上榜,荣获“中国美妆大奖·年度功效护肤品牌”。朵嘉浓实力为先,载誉而归,此次荣耀加身,也再次证明了朵嘉浓在功效护肤赛道当之无愧的影响力。
为什么很多姐妹用了不少的护肤品,价格也不便宜,但是并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,那是因为不懂得针对性的护理,君雅老师护理了成千上万个姐妹也总结出来一个经验,你们差的不是那么一套两套护肤品,你们差的是一个专业的老师给你们正确的指导!!

重要的事,说四遍。

本文纯属虚构。

本文纯属虚构。

本文纯属虚构。

本文纯属虚构。

故事发生地,在日照某座小县城。

还有一点,校正老师家孩子马上高考了,我现在一般只让她负责我的“学”系列,随笔我都选择0校正,有错别字显的比较原生态,大家凑合着读吧。

继续写C与D。

C是我师姐,喊她师姐,实际上呢?

我们俩在求学路上,没有任何交集,我喊她师姐只是一种单纯的尊称,文化人的意思。

我们是在电梯口认识的。

原本,我认识她,她不认识我。

她抱着、拎着一些东西,应该是有人送的,我们那个年代,到办公室送礼并不忌讳,她要放下按电梯,我刚好从另外一部电梯下来,眼疾手快,帮她按了电梯。

她上了电梯后,临关门问了我一句:你是不是当老师的?

我说,不是。

我心想,她为什么这么问?

难道我长的像个书呆子?

那时,我们每个月都要一对多下乡帮扶,每个人分几十户,确保每个月每个人都要联系上,问问有什么困难,我这种农村出来的,对农村天生没有好感,我顶多是挨着走一圈,问问。

你问他们能有什么问题?

他们的问题,我都解决不了。

低保没抢上。

这个都是评的,我咋可能给你解决?

没有媳妇。

我更解决不了。

让村主任领着,挨着走一圈,挨家挨户做记录,拍合影,我不是很愿意跟其他人一起下乡,因为他们总想吃点喝点,一弄就大半天,太浪费时间。

我一般都是单独行动。

也不需要人领。

后来,我这种行为,就被禁止了。

原因是什么?

我遇上了老公在外打工的小媳妇……

不是我,是别人。

要求,必须俩人以上。

我一般都是选好日子,跟我姐一起,她的片区离我比较远,我都是先陪她去,我姐可会表演了,给老太太梳头,打水。

回来的路上嫌人家身上有味,说是强忍着。

我心想,你在现场可不是这么说的,一见面紧握着手:大娘,这么长时间没来看你,可想你了。

我心想,咱娘也没这个待遇。

我包的片区还是比较好的,我都是写上卡片,给贴到大门后,有什么事第一时间跟我反映,不要越级,否则会追究我的责任。

有效果不?

肯定有,宅基地审批,干活押金不退,都打电话找我,我接着就给写成反馈意见发到乡镇上,他们就觉得我真好使。

其实,只是正常流程。

还有让我给小孩找工作的,这个也很简单,我直接把劳动局的劳务输出窗口地址以短信的方式发给他,说过几天有招工,带过去看看。

有段时间,有人要拍纪录片。

每人发了个红马甲。

要求,同时下乡。

我遇到了C,师姐,午饭安排在了乡镇大食堂,我不喝酒,她也不喝酒,我们就坐一桌了,她又问了我那个问题:你是不是当老师的?

我说,我不是,我在楼上办公室。

她说,我知道,我是问你是不是当老师出身的?

我说,不是。

她说,看你粉笔字写的那么好,一看就是师范毕业的。

我说,我的确是师范毕业的,你什么时候看过我写字?

她问,伙房那个字,不是你写的吗?

我说,是我写的,可是没人知道呀!

她说,你写的时候,我看到了。

怎么回事呢?

我给大家科普一下,大厨往往写一手好字,因为大厨是要列菜单的,好的字给人很好的食欲,原先伙房的大厨写字特别好,所有菜都写在黑板上。

换了厨师,字写的太次了。

我看着难受。

吃饭时,就给翻写了一遍。

咱是什么单位?

能让这么丑的字在这里吗?

大家有兴趣可以仔细观察一下,单位食堂的小黑板,那字,有一个算一个,都是极品,有些是厨师写的,有些就是我这样的食客给写的。

交换了电话、QQ。

她问,你跟我们单位小齐是不是一起考进来的?

我说,是的。

但是呢,我们俩路不同,小齐是学新闻专业的,所以,她直接进了文字岗位,我是学特殊专业的,所以去了计生办,而且下了乡。

按理说,小齐的提拔速度肯定比我快,因为她在核心,我在基层。

结果,正好相反。

这时,我才知道很多魔幻的操作,小齐的新闻专业是传媒专业,而且是艺考出身的,你想,她懂什么文字?

就是个不学无术的……

这东西没办法,这就是命,这就如同有个小弟弟考走了萝卜坑,设了N多限制,其中有个限制是电力相关的,你想那么高的学历,哪有学电工的?这个小弟弟是三峡大学毕业的,水利与发电。

巧了。

师姐是他们单位二把手,分管招商引资。

认识以后,她对我唯一好奇的点是,家里是不是有什么高能量的亲戚朋友?

我说,我爹是种地的,我爷爷也是种地的。

她说,你这是火箭速度。

我说,我是凭实力。

她问,投票时,你得了多少分?

我说,我在基层,一共三个正式的,都投了YES,你们单位的齐XX,她为什么没解决副科?

她反问我,她咋可能解决副科?她退休也解决不了。

我说,不是当时人才引进时,承诺三年解决吗?

她说,她可不是什么人才引进。

懂了。

我认识我师姐没多久,她就下海了,为什么下海呢?她怕当一把手,这是她自己的说法,因为她要照顾孩子,还要照顾生意,所以只想当副的,不想当正的,她级别比我高,按她的说法,她比我当年速度还快。

但是呢,我们出身不同。

她是大家族出来的,父母是做生意的,家里也有从政的,而且干的很不错,她属于那种只要不犯错就能快速提拔的那一类。

一般,大户人家的女性,她们只瞄准二把手,不会瞄准一把手。

一把手跟二把手,是两个物种。

二把手是可以偷懒的,什么都不干,也行。

但是,一把手是需要真干,是需要真的担责任,挨骂、骂人,无数人觊觎你的位置……

师姐没有辞职,而是调岗了。

级别依然在。

那个年代,管的真的松,类似半公半商的人很多,单位里有些人,你只知道他的名字,却从来没见过他的人。

这叫吃空饷。

过去,很常见。

现在,基本没有。

师姐,现在是真正辞职了,因为13年以后,只要你有编制,必须上岗,最初,她还抽空去打卡,后来一看,不是短期形势,干脆辞职了。

我那时,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,年龄,以及与年龄不相符的位置,我要是那时选择结婚,我不可能选个初中没毕业的媳妇,那绝对是本科以上,只是,我身在其中以后,我觉得自己接受不了上班群体的思维模式。

我师姐后来,跟我发展成了笔友。

是单纯的笔友。

她定期会给我写信。

我给她回信。

是EMAIL,不是手写的。

她总怂恿我走,她觉得我的性格是有天花板的,这个天花板在仕途领域是重大的BUG,简单一点理解,就是没有原则性,例如不喝酒,人家一劝我就喝,例如不收礼,人家一说我就收,什么都行,拿捏不准。

她认为我应该转行。

大胆的断舍离。

她问了我一句:你觉得你会成为县长吗?

我仔细想了想。

不会。

也就是说,看似前程似锦,其实天花板很低,我能到大局的局长已经是极限了,这已经是99.99%的人无法企及的高度,但是这个位置可不是我的人生终点,我想干大事。

我刚参加工作时,她若是问我这个问题,我会觉得她嘲笑我,因为我觉得我当省长没有问题。

是什么时候,我慢慢觉察到了不可能。

是我走进龙卷风的核心位置后,跟越来越多的世家一起吃饭,明白了,咱就是个孤魂野鬼,人家呢?盘根错节的家族关系,有人你别看她只是个上班的,她舅舅是局长,姑父是县长,爷爷是老县长,父亲是地产商。

你比他们更优秀?

有个事,我印象特别深,有个妹妹,她是86年的,聊起年龄,说我们是同龄人,应该有差不多的记忆,她说自己是XX中学毕业的,问我读的哪个幼儿园?

我草,我哪上过幼儿园?

我立刻卡壳了。

很尴尬,我说,我是下面农村上来的。

她没恶意。

我走,是三个诱因。

一是55退休了,75要走。

二是师姐极力怂恿。

三是有个读者去告我,说我脚踏两只船,私下做生意之类的,虽然名上是允许的,大家都睁一个眼闭一个眼,但是政策是不允许的。

那时,经常开各类闭门会,最初我是没有资格参加的,从认识师姐以后,我才有资格,她会跟75讲,让小董也来听听,毕竟人家是新人类,80后,咱要听听80后怎么看待这个问题。

当时,讨论最多的是招商引资。

矛盾的焦点是,高污染企业到底该不该引进?

师姐跟75是一类人,认为,应该引进,我们是小地方,大城市淘汰的东西,我们就应该接过来,因为这对应的是高税收,地方穷的时候是不能过多的谈环保的。

环保,是这几年才谈的。

过去,环保局真是个清水衙门。

今天?

谁见了不磕头?

我有同学在环保局,我几乎随时喊她,她都可以过来,一点事没有。

这里面争论很激烈的几个点。

师姐跟75的观点是,不断承接青岛、济南淘汰的产业,甚至包括钢厂,别人不要的,我们就争取,坚持这个方针几十年不动摇。

但是呢,还有一派认为,我们应该发展旅游,发展农业。

75的观点是,以后小地方旅游,都不再有市场,旅游会被大IP所虹吸,说的简单一点,我们这边主要是山类旅游,以后整个山东的山,只有两个山是可以盈利的,一是泰山,二是崂山。

其它的,都没有任何开发价值。

这?

农业呢?

也是如此,当时招商引资很多项目都是苹果,75很反感,因为两点。

一是农业项目,捣鼓捣鼓就挖矿了。

二是苹果项目,永远成不了地标,你不可能成为烟台苹果,更不可能成了阿克苏苹果,未来几大产区IP就可以覆盖全国市场。

那,咱本地不是食品加工基地吗?

产饼干,产糖。

他也不认可,他认为本地食品企业虽然多,但是没有任何竞争力……

我当时也在想,75这个思路是对的,但是呢,绝对挨骂,你安的什么心?甚至想让钢厂、核电站来。

师姐家里就是做食品的。

我很好奇的问了她一个问题:本地食品赚钱吗?

她说,小企业能赚钱是因为不用缴税,大企业必须缴税,那么一定不赚钱,只能靠品牌起来以后,不断拿点地,做做商业地产,靠地产赚钱。

我问,本地食品到底有没有竞争力?

她说,有,全国最便宜!

师姐辞职后,做了数据机房这个业务,也是高人指点,意思是信息化办公是一种趋势,大型机房的建设、采购绝对是巨大市场。

她有两点,我非常佩服。

一、从不喝酒,理由是老公有家暴倾向,老公不允许她喝。

二、从不行贿,几乎是透明化财务经营。

做机房业务有个特点,几年一更新,这个生意属于长线业务,每年还有维保收入,这就是为什么她坚持不行贿的原因,希望能干爽,能持久。

我很好奇,为什么你能拿到业务,他们拿不到?

她说,有两个原因。

第一、我是亲自谈业务,而其他厂方呢,多是派业务代表。

第二、我是安全的,信的过的,不会因为我而使谁落马,但是他们怎么做业务?就是金钱开路,在地产行业兴起的时代,其它业务都很难通过行贿获得采购权。

因为,风险与收入不再呈正比。

简单一点理解,就是除了地产业务外,大BOSS们是不会拿占一分钱,保持绝对的干爽,不给自己犯错的机会,说白了,看不上那点小钱,这就是为什么你一去找他们,他们就说,我们都是公开招标。

我之前没给大家科普过。

一个处级,一年合法收入能到多少?

百万起。(江苏那边能到2百万)

注意,合法!

各类奖金,各级奖金……

大家看到这里,会急忙反驳,胡说八道,我爹就是处级,咋没有这么多?

你爹干的不行,拿不到各类奖金!

奖金,五花八门,文明城市奖,水利工程奖,卫生城市奖,旅游城市奖,奖项一分为二,一是给地方的,二是给个人的。

外人,很少知道。

这是过去,现在没有这么高了。

师姐干的如何?

两三年前,我记得在日记里写过,她一年做了7000万的营业额,现在业务做全国,具体有多少利润,我不清楚。

反正,车子换的很频繁。

我看朋友圈,貌似保时捷换宾利了。

人家经营没有任何BUG,透明化经营,自己只负责业务,我觉得她是有家族性的经营天赋,我若是一把手,都也愿意把业务给她,放心,不给自己添麻烦。

也从来不送礼。

多好。

那,大BOSS们全是傻逼吗?

不是。

而是相信了另外一点。

有一天,等我退休后,她不会亏待我的!

这种超长信任,不是一般人能给的,说起来都觉得很夸张,实际上不夸张,这么说吧,凡是能存活于核心圈子里的商人,都是类似的信得过单位。

她不喝酒吗?

也喝。

只是,连我都被骗了。

她也不存在什么家暴,只是这个借口,太好了。

她时刻都是扮拙模式。

我们现在关系很好,不过说关系好,也一年多没见面了,上次见面还是我拍了她车发朋友圈那次,开那么好的车,也不洗洗……

前几天,我发现了中粮有个子品牌在本地代工了一款无糖粗粮饼干,我觉得非常好,适合健身群体,我想做做,我就发了照片给她,希望她帮我问问。

见了个面。

内部人给她的价格,我一搜,比拼多多还贵20块钱。

她说,你直接从拼多多买吧。

我说,我从拼多多买了怎么卖?

她说,那别卖了,这么说吧,本地没有一家食品企业不做拼多多,4米2的卡车,一车货的利润只有200块钱,你去拼多多看看本地的饼干多少钱?你再看看面粉多少钱?基本就是面粉价。

我问,差别大吗?

她说,一斤饼干从4块到20块不等,你自己想想吧。

我说,一个产业集群,一旦进入了价格战模式,基本就没落了。

她说,真正没落的原因是设备落后,做不出好东西来了,只能做饼干、沙琪玛,本地的沙琪玛在快手直播间能卖到2块8一斤,还带葡萄干的,你敢想象吗?

我说,那完了。

她说,咱被广饶拉了20年的差距,广饶现在是什么设备?咱是什么设备?食品行业就是拼两个东西,一是设备,二是配方,配方好解决,调口感就是了,设备解决不了,不是咱采购不来,而是没有产业集群,连调设备的人都找不到。

我问,我要是自己建厂生产粗粮饼干呢?

她说,你活不过三年。

我问,为什么?

她说,本地的食药系统是全省检查最频繁的,所以你看,多少企业搬到了临县。

我突然觉得,75好牛逼。

我原来真以为本地食品企业很有竞争力,一个产业集群进入了全球最低价市场,基本就GAME OVER了。

还有一点,弱弱的提醒大家,太便宜的东西,不要随意买给孩子吃。

师姐,也真的很牛逼。

特别是这几年反腐,她被审查了N轮,一轮又一轮。

依然活跃。

她预感到过这些。

D姐,是一个没有任何追求的人,她比那个爷爷是县长小妹妹还有范,她是移民过来的,就是跟随父母征战四方,最后一站在这里。

她比较自由。

孩子在英国读书,大家的护照都在BOSS手里。

她的在自己手里。

动不动就跑英国去了。

陪孩子。

在小地方,她这样的人,只会有大朋友,不会有小朋友,小朋友就是身边同事的意思,她有个上司,不分管她,但是级别比她高,她没有任何级别,她的生活基本就是大都市生活,例如我写的TOTO智能马桶,飞利浦的牙刷,她都属于县城第一批用户,很多很多,她动不动还一家人去深圳,去上海,住大酒店,周末就飞去了。

她是真正的贵族。

在我眼里,是。

打扮的也是如此,不浮夸。

车子很一般,马自达6。

应该是2005年的车子。

她这个上司是农村出身,遇到了刚从英国回来的她,质问她:你去哪了?

她说,我休年假。

她又问,你去哪了?

她对她是充满了恨,一种阶级恨。

意思是,我们这些人安安分分的上班,你们这些纨绔子弟呢?

我跟她怎么认识的?

她喜欢有才华的人。

这是她的原话。

我觉得,她身上最值得我们学习的点是什么?

朝下绝对物理隔离。

哪怕是同事,她也不加QQ。

不让任何人窥探到自己的生活,应该这么说,她对我敞开的生活模式,是她身边同事都无法理解的,例如动不动一个人跑到香港去了,只是为了去住个酒店。

同事能理解吗?

马桶还会喷水?牙刷还是电动的。

都无法理解。

今天,可能都理解了,当年是无法理解的。

我们每个人都有想象力天花板。

大家对她的评价,可能仅仅停留在:工作不认真上。

她在意那点钱吗?

她只是找点事干而已,那点钱都不够她自己花的,还有,这样的人,她内心是充盈的,喜欢看书,喜欢听音乐剧,还有一点,没有闺蜜,无论做什么,都是独行模式。

也基本不参加酒席。

属于那种,依然没有长大的小女孩。

昨天,我跟骑友聚餐,有骑友聊起了一个“人渣”,是女的就想上人家,是男的就想借点钱,是桌上有骑友说借给了他两万多块钱,要不回来了。

我第一时间想起了D。

若是D在这个圈子里,她是不会加任何人微信的。

这是一种基本的自我保护。

我在骑友圈里,也是如此。

大家说的这个“人渣”,骑的非常好,也经常跟我一起骑,但是我从来没给他加微信的机会,所以,他搞了一圈,没搞我。

很多悲剧,都是从被人窥探到生活那一刻开始的。

我以前觉得,有1000万在县城里生活就算有钱人,现在想想,这个想法太天真了,你就是有一个亿,也进不了TOP50。

像我这样的人,在县城是什么水平?

TOP5000左右吧。

你知道我刚回县城时,是怎么想的吗?

再过几年,我不就是这里的名片吗?

呵呵~~

本站内容来源于合作伙伴及网络搜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犯版权,请立刻和本站联系,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日内予以改正。:https://www.okwew.com/archives/1538

(0)
上一篇 2022年5月7日 上午9:22
下一篇 2022年5月9日 上午6:59

购买朵嘉浓、瓷玉、初美等品牌产品,或肌肤问题咨询,请添加微信:1685978 (←长按复制),免费获取针对性护肤建议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